當前位置:
網站首頁 > 觀點

“代收垃圾網約工”,能長久存在下去嗎?

劉遠舉 / 2019-6-25 14:41:05

上海開始實行嚴格的垃圾分類之后,一個新興職業也應運而生:代收垃圾網約工。根據從業者的說法,只要勤快,月收入甚至可達到一萬元以上。

“代收垃圾網約工”,顧名思義,就是客戶通過線上預約,線下上門回收,或者定時、定點回收的工作者。

實際上,中國一直有著較高效率的垃圾回收系統,一方面是因為中國人節儉,會把可回收的東西分出來;另一方面,勞動力價格較低,使得這一行的市場化成為可能。所以,所謂的新出現的代收垃圾工,新的工作實際只是把垃圾重新按要求實行分類打包。

毋庸諱言,當下嚴格的垃圾分類政策,一些地方從開始宣傳到實施,分類要求很細,但給公眾準備的時間并不長,知識普及不足。這就令市民在習慣養成之前,短期內無所適從,就會想找人幫忙。

此外,垃圾箱定時開放制度之下,很多市民因為工作關系,的確不能按時投放垃圾。所以,必須找人幫忙。這種上門收垃圾,只是家務的市場化,屬于家政服務的一種。

不過,長期來看,這個市場未必會長久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垃圾分類的實施過程,本身就是知識普及與教育的過程,也是習慣養成的過程,一段時間之后,在家里隨手分類,就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。

如果自己分類變得容易了,上門代收垃圾,就會從相對簡單的辦法,變為相對麻煩、甚至有風險的辦法,自然也會從市場上消失掉。

不過,應該看到的是,這種公共利益提高的背后,還有利益的分配結構。垃圾分類制度,增加了市民的行為成本,但同時,卻降低了垃圾回收系統的成本,增加了收入。某種程度上,這種成本與利益的轉移是好的,合理的。

在垃圾沒有分類之前,混合在一起的干濕垃圾特別臟,對人的視覺、嗅覺來說,都是極大的刺激。所以,從混合垃圾中搜尋有用的可回收之物,是一件成本極高的事,很少有人會去翻這些垃圾。

但是,現在分開了,從這些干垃圾中尋找可回收之物,就沒有太大的感官刺激,成本就變小了。對很多撿垃圾的人來說,等于是從垃圾桶中撿錢。面對這種守株待兔的方式,市場競爭的模式必然就變為,朝向垃圾分類的上游去競爭,即到家里去上門收垃圾。這也就是新聞中報道的模式出現的原因。

小區的收廢舊物品者,是中國現存的市場化的、且相對高效的垃圾處理系統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他們只有三輪車、自行車,并沒有能力把可回收垃圾送到二三十公里之外的回收廠。他們只有先送到市區內部的一些集中點,即他們的買家那里,再集中起來,用大貨車送到郊區的處理廠。

所以,如果從市政管理、清潔、衛生角度,清理掉這些分布在市區的可回收物品站,小區的垃圾廢品收購者,就無處可賣,自然就會消失掉。而上門回收垃圾,無非是這種形式的變種。所以,在更大的機制面前,這些小小的黃雀,都有可能慢慢地消失掉。

本質上,這是中國的垃圾回收行業的一場變遷,而在這一過程中產生的新興職業能不能長久地存在下去,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,且讓我們靜觀其變。

刊于《新京報》 | 2019-06-24

  • 李步云法學獎
  • 數字經濟時代的城市連接
  • 【鴻儒論道】互聯網時代的經濟邏輯
  • 上海社會認知調查
  • SIFL年會2017
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