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
網站首頁 > 媒體報道:鴻儒論道

【界面新聞】戴二彪:從“安倍經濟學”的困境看日本經濟再興之難

自2012年底安倍晉三擔任日本首相以來,日本推出了一系列刺激經濟的政策。雖然近年來日本經濟有所提振,但在日本亞洲成長研究所副所長兼研究部長戴二彪教授看來,受制于人口結構的變化,“安倍經濟學”長期大幅提高經濟增長率的可能性較小。

在4月25日由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舉辦的論壇上,戴二彪表示,緩解少子和老齡化并發展銀發經濟,吸引優秀人才創業創新,促進國內消費并在國際市場保持競爭力,是日本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。此外,鑒于中日兩國多層次的區域關系,若兩國不開展更多經濟商業合作,日本也很難恢復強勁的經濟增長。

上世紀90年代初,日本在房地產市場與股市泡沫破裂后,金融系統遭受嚴重打擊,加上少子、老齡化加速帶來的影響,經歷了被稱為“失去的20年”的經濟增長低迷時期。2010年,日本的GDP規模被中國超越,失去了保持42年之久的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地位。

戴二彪指出,日本經濟長期低迷主要有三大原因。勞動力方面,少子、老齡化導致勞動力減少;且相對于美國,日本勞動人口的多樣性不足,年輕人缺乏挑戰精神;資本方面,日本國內投資回報率下降,導致資本外流。此外,日本科技水平雖然仍在提高,但相對于其高速增長時期,增長速度明顯減慢。

“除了產出低迷,消費也呈萎縮趨勢。”戴二彪指出,人口減少導致國內市場需求下降,占據大比例的老年人口雖持有高額金融資產和不動產但過度節約、消費不足。在國際市場上,日本成熟產品的性價比不如新興國家,新產品的開發又不敵美國。

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,2012年12月,出生于政治世家的安倍晉三第二次當選日本首相,并實施了以“三支箭”命名的經濟振興政策:第一支箭,通過大幅寬松貨幣政策刺激物價上升,誘導日元貶值;第二支箭,擴大公共投資;第三支箭,放松管制,促進民間投資和國際自由貿易合作。

這些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政策被外界概括為“安倍經濟學”。雖然“安倍經濟學”把日本從負增長邊緣重新拉回成長軌道,但該國實質GDP增長率仍在1%前后徘徊。

“該政策并沒有實現兩年內通脹率達到2%以上及GDP增長率2%的預期目標,更沒有解決制約經濟成長的結構性問題,如少子、高齡化、勞動投入減速、國內創業不旺、資本外流等。”戴二彪表示。

2015年9月,安倍又在“老三箭”的基礎上推出了“新三箭”——增設生育支援以減緩少子和老齡化,提高社會保障以刺激老年人消費。日本推行這個政策才一年,生育率就從常年不變的1.4左右躍升為1.46,創21年來最高水平。但另一方面,盡管大企業利益和政府稅收大增,但工薪層收入不增,消費依然低迷,實質GDP增長率仍在1%前后徘徊。

此外,戴二彪指出,多年不和諧的中日關系導致日本在中國市場逐漸失去份額,也為日本經濟增長蒙上陰影。他強調,中日關系在當前階段對日本的重要性十分突出。

“沒有良好的中日關系基礎來開展貿易、觀光和投資等協作,日本經濟再興必將增添難度。”戴二彪說,不僅如此,中日作為世界第二、第三經濟大國和重要貿易伙伴,其相互影響以及對亞洲經濟、世界經濟影響巨大,雙方要客觀認識兩國發展狀況、尋求互補共贏。

界面新聞 | 記者:樊旭 | 2019-04-26

  • 李步云法學獎
  • 數字經濟時代的城市連接
  • 【鴻儒論道】互聯網時代的經濟邏輯
  • 上海社會認知調查
  • SIFL年會2017
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